• <strike id="cshnn"><listing id="cshnn"><button id="cshnn"></button></listing></strike>

    1. <li id="cshnn"><object id="cshnn"></object></li>
      <dd id="cshnn"></dd>
      1. <dd id="cshnn"></dd>
        <rp id="cshnn"></rp>

      2. 【大道長(cháng)歌】那條路、那座城告訴我:父親慕生忠創(chuàng )造了怎樣的奇跡(下)

        作者:王茜;吳建穎;姚浩然;巫姍燕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22 來(lái)源:中國西藏網(wǎng)

          在蒼茫的“世界屋脊”上有這樣一條公路,它以青海省格爾木為起點(diǎn),蜿蜒曲折翻越昆侖山、唐古拉山等山脈,跨越了黃河、長(cháng)江等江河源頭,一路延伸至拉薩布達拉宮廣場(chǎng),這是通往西藏的第一條公路——青藏公路。地處高原的戈壁荒漠上有這樣一座現代化城市,半城綠樹(shù)半城樓。這就是穩藏固疆、連接甘蒙的戰略要地、西部重要的交通樞紐——格爾木。 

          我們有幸在蘭州聆聽(tīng)了“青藏公路之父”“格爾木的奠基者”慕生忠將軍的女兒慕瑞峰、慕曉峰姐妹講述這條公路、這座城市與慕將軍的傳奇故事。 

          “格爾木”這個(gè)名稱(chēng)在地圖上并不明確,在蒙古族牧民的口耳相傳之下,只知道是位于柴達木盆地的茫茫戈壁深處。那里狂風(fēng)卷黃沙,四處荒野茫茫。 

          有人問(wèn)我的父親慕生忠,格爾木到底在哪里?他將鐵鍬插入土中,回答道:“格爾木就在你的腳下。我們的帳篷搭在哪里,哪兒就是格爾木!”他立下豪言壯語(yǔ):“我們要在世界屋脊開(kāi)辟一條平坦大道,在柴達木盆地建設一座美麗的花園。我們喜歡城市,但更喜歡自己親手建造的城市?!彼?,在修路的同時(shí)也在規劃建設、發(fā)展著(zhù)這座高原新城。青藏公路、敦(煌)格(爾木)公路建成通車(chē)后,格爾木逐漸發(fā)展為青海省的第二大城市。它因路而生,也因路而興。 


        圖為將軍樓 攝影:王茜 

             1955年,青藏公路管理局在格爾木成立。在父親的帶領(lǐng)下,組建了磚廠(chǎng),開(kāi)始燒磚建設房屋,建起了一座青磚灰墻的二層小樓,作為青藏公路管理局的辦公用房,這就是如今的“將軍樓”。雖然簡(jiǎn)陋,每層不過(guò)三四間房間,但它卻是格爾木的第一棟樓房。雖然只有兩層,并不高,但當年站在將軍樓的樓頂,便可鳥(niǎo)瞰整個(gè)格爾木。 


        圖為青藏公路紀念館內 攝影:王茜 

          我們也曾在格爾木生活過(guò)一段時(shí)間,但是因為年紀小,記不清太多事情,但是格爾木經(jīng)常出現刮風(fēng)沙的天氣,伴隨著(zhù)刺耳的鳴叫聲,讓我記憶深刻。如今的格爾木,高樓大廈替代了父輩們居住的帳篷、地窩子。煉油廠(chǎng)、火車(chē)站、汽車(chē)站、大商場(chǎng)、農場(chǎng)、牧場(chǎng)、公園、醫院、學(xué)校應有盡有。城區里樹(shù)木茂密、花壇隨處可見(jiàn),像父親希望的那樣,戈壁灘上建起了一座美麗的花園城市。讓我心里感到欣慰是,從1954年至今已經(jīng)七十年了,在幾代人的艱苦努力奮斗下,這個(gè)愿望終于實(shí)現了。 


        圖為青藏公路紀念館關(guān)于格爾木市發(fā)展的介紹 翻拍:王茜 

          1959年,父親離開(kāi)格爾木后,依然對這座城市魂牽夢(mèng)繞。他先后于1982年、1989年、1993年三次去格爾木。1982年,父親去新疆探望他的養子,我的哈薩克族哥哥慕沙塔爾返回途中,行至甘肅柳園時(shí),他突然決定要從柳園下火車(chē)轉乘汽車(chē)、沿著(zhù)敦格公路去了格爾木。當他到達格爾木時(shí),人民群眾見(jiàn)了他,像見(jiàn)了親人一樣,自發(fā)地熱烈歡迎??吹礁駹柲镜木薮笞兓?,父親欣然寫(xiě)下“過(guò)去千里荒野,現在楊柳成蔭”的詩(shī)句。他察看了當年命名的“望柳莊”,現已綠樹(shù)成蔭,還親切地擁抱了當年栽植的楊樹(shù)。


        圖為青藏公路紀念館展出的慕生忠手跡(圖) 翻拍:王茜                

          1993年8月,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在格爾木舉辦西藏駐格爾木基地成立四十周年紀念活動(dòng),父親已83歲了,看到邀請函時(shí),他不顧我們的勸阻,執意要參加此次活動(dòng),只為了再次看一看他曾經(jīng)戰斗生活過(guò)的格爾木。在我母親及其他家人的陪同下,由蘭州乘坐火車(chē)前往格爾木。格爾木的發(fā)展變化使他興奮又欣慰。在將軍樓前留影后,他深情地凝視著(zhù)他曾經(jīng)工作過(guò),接待過(guò)陳毅元帥、彭德懷元帥的這棟磚拱二層樓,又到在與將軍樓同期建成的住房里進(jìn)行了察看。 

          1994年10月19日,父親去世后,我們遵照他五十年代立下“頭枕昆侖巔,腳踏怒江頭”的遺愿,將他的骨灰護送到格爾木。格爾木地方黨委、政府及駐軍為父親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huì )。我們在青藏線(xiàn),將骨灰撒向莽莽昆侖。那一天青藏公路上行駛的車(chē)輛很多,很多司乘人員得知當時(shí)的情況后駐停,并長(cháng)時(shí)間鳴笛致哀。在昆侖山口舉行祭奠儀式時(shí),漫天大雪飛舞,仿佛巍峨昆侖山脈在迎接父親來(lái)到他曾經(jīng)嘔心瀝血、進(jìn)行過(guò)艱苦卓絕奮斗過(guò)的故地長(cháng)眠。 

          千辛已作英雄憶,萬(wàn)苦化為幸福雨。這座因路而生、因路而興的城,也是值得驕傲的,七十年里,從筑路大軍的六頂帳篷到打造成戈壁花園城市,“兩路”精神、“農墾精神”“鹽湖精神”等寶貴精神像紅柳一樣扎下了根,點(diǎn)點(diǎn)滴滴浸潤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里。慕生忠將軍率領(lǐng)全體筑路人員用大無(wú)畏的英雄氣概、犧牲奉獻的過(guò)硬擔當和心系國家蒼生的博大情懷打造的“兩路”精神豐碑,必將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路上的精神路標。(中國西藏網(wǎng) 青藏線(xiàn)報道組/王茜 吳建穎 姚浩然 巫姍燕) 

        友情鏈接

        厨房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_激情文学亚洲色图_曰本熟妇色xxxxx曰本妇_国产综合无码一区二区色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