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cshnn"><listing id="cshnn"><button id="cshnn"></button></listing></strike>

    1. <li id="cshnn"><object id="cshnn"></object></li>
      <dd id="cshnn"></dd>
      1. <dd id="cshnn"></dd>
        <rp id="cshnn"></rp>

      2. 和平解放:向著(zhù)雪域高原的方向

        作者:王妍丹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23 來(lái)源:中國西藏網(wǎng)

          歷史上的今天,一份劃時(shí)代的協(xié)議被正式簽訂。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xié)議》(簡(jiǎn)稱(chēng)《十七條協(xié)議》)在北京正式簽訂,宣告西藏和平解放。 


        圖為《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xié)議》(簡(jiǎn)稱(chēng)《十七條協(xié)議》)的簽訂現場(chǎng)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十七條協(xié)議》開(kāi)宗明義,“西藏民族是中國境內具有悠久歷史的民族之一,與其他許多民族一樣,在偉大祖國的創(chuàng )造與發(fā)展過(guò)程中,盡了自己的光榮的責任?!蔽鞑氐暮推浇夥攀亲鎳y一事業(yè)的大事,不僅粉碎了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策劃圖謀,更為逐步廢除西藏封建農奴制度、創(chuàng )造人民新生活奠定了基礎。 

          讓高山低頭,讓河水讓路 

          和平解放西藏的背后,是十八軍響應毛主席的號召進(jìn)軍西藏的豪邁壯舉。一紙命令,十八軍的數萬(wàn)名戰士進(jìn)藏衛國,一邊筑路一邊進(jìn)軍,誓把五星紅旗插到喜馬拉雅山上。 


        圖為西藏自治區民政廳原黨組書(shū)記王長(cháng)安接受中國西藏網(wǎng)采訪(fǎng) 攝影:陳浩力 

          “進(jìn)軍西藏,不吃地方。我們團部有過(guò)糧荒,有一點(diǎn)米就拿來(lái)大鍋熬稀飯,每人只能吃一碗半稀飯。后來(lái)終于發(fā)了代食粉之類(lèi)的,吃一點(diǎn)就可以吃飽了,但有的戰士忍不住饑餓,一次性吃太多就被撐死了……”如今98歲的西藏自治區民政廳原黨組書(shū)記王長(cháng)安還清晰記得這些行軍細節,“行軍過(guò)雪山的時(shí)候,太陽(yáng)出來(lái)全部是白茫茫一片,每個(gè)戰士的眼睛都因為雪盲腫起來(lái)了,只能一個(gè)牽一個(gè),繼續往前走?!?/span> 


        圖為西藏自治區文化廳原副廳長(cháng)胡金安接受中國西藏網(wǎng)采訪(fǎng) 攝影:陳浩力 

          “我們進(jìn)藏部隊,都吃野菜、樹(shù)皮、樹(shù)根子這些,相當于是二次長(cháng)征。戰士們都牢記一條,要抵達拉薩,要保衛西藏。解放軍不到,那個(gè)抽筋扒皮的殘酷農奴制度推翻不了啊。我們開(kāi)路挖山的條件很艱苦,容易塌方,一個(gè)班的九名戰士吶,全部被埋在塌方下面了?!?/span>92歲的西藏自治區文化廳原副廳長(cháng)胡金安回憶道。 

          談起戰友們的犧牲,胡金安忍不住淚如雨下,“我們走這一路都在犧牲,我想他們,想念戰友們,他們把生命獻給了西藏,獻給了這條金色的進(jìn)藏路。西藏人民真正解放了,這是烈士們用鮮血換來(lái)的。我也很懷念西藏,但看到珠穆朗瑪峰的路太遠了,我沒(méi)法去了……” 

          “金珠瑪米,呀咕嘟!” 

          1950年11月,解放軍解放西藏昌都后,十八軍52師154團飛奪洛隆宗,154團1營(yíng)隨之駐扎碩督。在這里,駐扎官兵們嚴格遵守軍紀,自身開(kāi)荒種地、補給后勤,還千方百計幫助當地群眾謀生產(chǎn)謀發(fā)展,將多余的糧食、蔬菜、瓜果分給群眾。 


        圖為位于西藏昌都市洛隆縣的十八軍宿營(yíng)建設地遺址 攝影:王妍丹 

          十八軍開(kāi)荒種地,所到之處開(kāi)辟出片片良田。西藏昌都市洛隆縣碩督寺的僧人洛松次成對此回憶說(shuō),“我現在還記得當年部隊贈送的胡蘿卜的味道,甜吶,部隊把我們當成了親人?!?/span> 


        圖為洛隆縣十八軍宿營(yíng)建設地遺址,地處碩督古鎮的河谷之中,一片綠油油的綠樹(shù)林格外繁茂 攝影:王妍丹 

          如今,在碩督的河谷邊,還能看見(jiàn)當年十八軍種植的百十棵枝繁葉茂的柳樹(shù),以及開(kāi)墾的300多畝肥沃耕地。陽(yáng)光正好的時(shí)候,群眾和僧人們都在柳樹(shù)林間閑坐歇息。在洛隆縣烈士陵園內,173塊墓碑靜靜矗立,當時(shí)零散葬于碩督鎮、孜托鎮、康沙鎮的烈士遺骨如今統一安放于烈士陵園中,173名烈士長(cháng)眠于此。 


        圖為位于西藏昌都市洛隆縣烈士陵園的全景圖 來(lái)源:洛隆宣傳部 

          和平解放后,洛隆縣碩督鎮的卓瑪曲宗成為了一名護士,還加入了共青團,先后前往昌都的藏嘎學(xué)校和內地進(jìn)修,在農場(chǎng)工作期間表現優(yōu)秀。卓瑪曲宗于2023年3月去世,在去世前老人曾接受采訪(fǎng)說(shuō)道,“沒(méi)有共產(chǎn)黨、沒(méi)有解放軍,我早就死了,我卻沒(méi)有為黨做過(guò)什么,我想入黨?!?/span> 

          滴水觀(guān)滄海,和平解放的勝利讓雪域高原從黑暗走向了光明,西藏自此進(jìn)入了嶄新的歷史發(fā)展時(shí)期。制度的枷鎖被敲碎,百姓迎來(lái)了真正意義上的當家作主。 

          一個(gè)社會(huì )主義新西藏,自此屹立在世界屋脊。(中國西藏網(wǎng) 記者/王妍丹) 

        友情鏈接

        厨房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_激情文学亚洲色图_曰本熟妇色xxxxx曰本妇_国产综合无码一区二区色蜜蜜